威廉希尔

2017/03/31, 03:07 AM

“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以下简称“一带一路”[1])是中国对欧亚地区外交政策的核心要素之一。在本文中,我们将从全局的角度来探讨“一带一路”倡议。随后我们还将发布系列文章,在此基础上探讨这一宏伟倡议为我们的大宗商品资产组合所带来的深远影响。

基于广袤的国土面积和庞大的人口基数,中国在历经四十多年的蓬勃发展之后重新回归了其在东亚经济中传统的中心地位。在这一过程中,中国积累了数量空前的外汇储备,成为全球一半以上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并在全球制造业供应链的多个领域占据了领先地位。中国还是汽车、手机、电子商务、国际旅游等众多产品和服务的最大市场。目前,中国还是能源、矿产和农产品等多种大宗商品的最大消费国。尽管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中国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在当前阶段,中国所做的一切努力主要使本国公民的生活水准提高至中等收入水平。

中国经济必须通过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继续提升其在产业链上的位置,才能在21世纪走向持久的繁荣昌盛。此外,中国还必须在适应消费主义观念的同时改进长期资本配置方式,并妥善平衡传统的增长模式。“一带一路”倡议在这些方面都将大有裨益。

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带一路”倡议横跨欧亚大陆,经济总量达数万亿美元。但追本溯源,该倡议是由中国早期的一些对内政策发展而来。这些政策有的旨在提升中国的地区影响力,还有一些旨在通过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优势来带动内陆欠发达省份的发展。

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实行“走出去”战略,鼓励中国企业去海外投资。21世纪初,上海合作组织成立,此后,中国和多个中亚国家之间高层领导定期会晤成为常态。这些中亚国家就位于我们如今所说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上。中国国内还大刀阔斧地推行了“西部大开发”战略,旨在发展贫穷落后的内陆省份,而其中很多省份都与中亚国家接壤。2009年,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通过开展一系列国事访问、启动高规格投资项目以及缔结经济合作关系等措施加强了中国同中亚各国的联系。随后在2013年,习近平主席前往中亚和东南亚各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在访问期间分别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概念。

在习近平主席的支持下,中国政府开始以“一带一路”倡议的名义向多个项目拨付大笔资金,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中国政府还成立了“一带一路”领导小组[2],直接向国务院汇报工作。此外,中国还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的基石投资方。作为一家全新多边贷款机构,亚投行已经为“一带一路”范围内的多个大型项目提供了融资服务[3]。

从纯粹的经济角度来看,“一带一路”倡议给愿意走出国门发展的中国企业指明了方向,他们可借此平台输出其在基础设施、制造业和建筑业领域的专业技术。“一带一路”项目的融资服务促进了中国外汇储备投资的多元化发展,推动中国海外投资从低收益的主权债券逐渐转向高收益的不动产。同时,帮助接受援助的国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4],可以有力推进该国民众生活的改善。而这些国家的日益繁荣,为中国商品提供了更广阔的市场。另一方面,中国的重工业企业在经历了十余年的大规模投资刺激后,大多出现了产能过剩问题。通过对外投资,这些企业乐见自己的产品找到新市场。这也有助于缓和中国国内经济结构调整所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冲击。

从能源和贸易安全角度来看,“一带一路”倡议有利于保护和发展重要的陆路管道基础设施和交通走廊,同时绕开了海路上至关重要的欧亚航运巷道。为了在欧亚大陆印度洋—太平洋海岸沿线的多个港口获得立足点,中国企业投入了大量资金,在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霍尔木兹海峡、直布罗陀海峡、巴布曼德海峡以及苏伊士运河集中启动了多个投资项目。“一带一路”的连接纽带,例如直指印度洋瓜达尔港的“中巴经济走廊”,为中国进入欧洲、非洲、东南亚和中东各国市场开辟了又一条路径。同时,澳大利亚北部地区战略位置重要并拥有丰富的资源与中国互补,该地区未来可能会成为“一带一路”的一个重要链接点。

目前以“一带一路”名义启动的项目总规模已高达1.3万亿美元,超出“马歇尔计划”投资规模的七倍之多(已根据通货膨胀因素进行调整)。由于“一带一路”只是一项倡议,而非预先确定的投资计划,也未提出明确的(项目)“到期日”,因此上述投资规模还有可能进一步扩大。

“一带一路”倡议能否成为全球经济发展史上的重大里程碑,现在来说还为时尚早。但“一带一路”的潜在影响范围始于东亚,横跨东欧版图,直至非洲之角。不论从陆地面积、人口数量、经济总量亦或是海岸线因素来考量,“一带一路”倡议都会令“马歇尔计划”相形见绌。

显然,“一带一路”倡议有着极其宏伟的规划。想要实现这一宏伟规划,需要靠实际行动来落实。在微观层面,具体到各个项目,中国企业将会遭遇各种风险。这些风险可能包括外交或监管层面的障碍、文化误解和不同的法律体系,这些问题都需要他们予以应对,好在这些障碍并非无法克服。各国企业在走出本国市场、进入一个陌生国家时都会碰到此类挑战。从各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历史来看,企业难免会犯一些错误,损失一部分资金。中国及其合作国也不能期望每个项目都能在预期时间内一帆风顺地取得成果。

在本系列下一期中,我们将从微观角度来分析“一带一路”倡议。我们会援引相关项目数据库所做的基础研究,并初步预测“一带一路”项目可能催生的钢铁需求。

[1]目前很多中国官方机构都将OBOR简称为“一带一路”倡议。

[2] “领导小组”是中国政府制定极高级别决策的重要机制,设立目的在于推进关键政策目标的落实。

[3]亚投行总部位于北京,成立时的注册资本额为1000亿美元,其中中国拥有26.06%的表决权。中国在世界银行拥有4.59%的表决权,而美国则为16.45%。中国在亚洲开发银行拥有5.46%的表决权,而日本则为12.798%。其他值得关注的融资机构还包括: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又名金砖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

[4] 2030.亚洲开发银行预计,到2030年亚洲基础设施需投资26万亿美元。